Mikin-Liu

我沒產出不賴我啊……板子不好使了´_>`……

劃到三點……港真好多細節都沒法看……我畫了個什麼鬼玩意啊……但是……這可是凌晨三點啊(╯‵□′)╯︵┻━┻我都看不到屏幕了……我是誰……我在哪……所以說如果實在科科……那……就忍著吧´_>`……

畫完了這幅從去年折磨我到今年的畫以後表示……暗黑的小陰影君還真是好用……

我還真是話嘮呢……以及我愛複製粘貼……第一次用板子畫cp表示……我還是趕緊把板子買了吧……不要留著殘害世界了233333333……

     萌上了一八的鄙人還是沒錢買個板子,心好累。

     佛爺你不要再欺負八爺了……他快哭了啊喂(╯‵□′)╯︵┻━┻

畫的時候全程在想,只不過是一年沒動筆怎麼就變得這麼菜了……哦還在想佛爺的斗篷好難畫,佛爺的運動褲的條條被丟在哪了,佛爺的小高跟靴,八爺怎麼變成了新吧唧…等等!

      八爺的衣服好像沒有扣子!難道是在後面有拉鏈∑(っ°д°;)っ,那他怎麼拉,已被自己的腦洞折服

      其實佛爺的小內八還是萌萌噠(*ˉ︶ˉ*)……

盾鐵 Zodiac<十二宮AU>

       是不是覺得鄙人已經死了很久了呢233333……其實鄙人真的有認真地寫啊,所以才這麼慢……大概吧。

       盾鐵 大量二設 dual personality 記者(殺人魔)盾×記者妮 羅切黑 OOC 不適者勿入

三、

        很多人都知道Steve很寵自己家的小鬼,但是很多時候他也用Peter當藉口躲過了很多事。

      "Dad你是又放了你最好的兩個朋友的鴿子嗎?"六歲的Peter·看清了世界的套路·Parker使自己的表情看起來沒有那麼諷刺,實際上他才這麼大點,根本沒有諷刺的這個表情。

      兒子的諷刺被Steve岔過去了,去圖書館的路上Steve覺得自己在自己六歲的兒子面前尷尬極了。

      說實話,他現在腦子裡最主要想的並不是推了好朋友的約也不是小鬼頭的諷刺,而是那張排列整齊的密碼,十七列八行,無規則排序,對於他這種種解密愛好者簡直就是天堂。《解碼專家》是本不錯的書,而且也實在是厚,Peter很懂事地幫他捧上樓,其實他從圖書館回來就一直在副駕駛捧著。

       Steve成功地用'拿上你的書去學習'換來了兒子不滿的抱怨后,自己對著被按到墻上的紙開始寫寫畫畫。但是今晚終究是安心不下,白天的恐怖事件還有白天見到的人,兩件事情交替在腦中驗算著,讓他心煩。

      就在他無法靜下心的時候,心無雜念的專業人員們正在緊鑼密鼓地破譯著這一組斯芬克斯之語,ONI、FBI、CIA等各種情報組織的解碼部門都在第一時間內嘗試了所有的排列當時,然而結果不盡如人意。

       然而就算Steve絞盡腦汁,該被浪費的時間還是不可控地溜走了。

      "以前坐在這裡的是個好漫畫家,Bob Bastian。"嗯?有人沖著坐在自己位置上寫寫畫畫的Steve說了些什麼,他一抬頭就看到了前幾天在會議室裡的買個令人駐目的男人,穿著整潔且一看就價格不菲的馬甲,修剪規整的鬍子,坐在對面的桌子上,在和自己照顧。

      他還真是第一次覺得自己一直堅持的兩耳不問窗外事,一心只畫聖賢畫是錯的,明明來著這麼久為什麼不好好認識一下周圍的人。

      "突然就跳槽到電視公司了。"是指Mr.Bastian吧。"Tony Stark。"Start從桌子上跳下來伸著手向Steve表示著友善。

      已經來這裡九個月的Steve表示自己心好累,存在感是一種日月積累的東西,他已經不抱希望了。

      被認識的Stark特意過來一趟並不是為了看一眼之前在會議室裡第一次注意到的男人,但他覺得真得有必要通知一下這個說對了的人,以及找一個志同道合的討論者,他很看重這個案子。

      隨後他們真的就這個被翻譯過來的密碼,以及就算被破譯出答案但還是沒有公佈自己的殺人犯進行了兩三句討論。

      殘忍、反社會、精神殘缺是他們新總結出的形容詞,但很快最後幾行被空出來未翻譯出來的地方引起了Steve的注意力,而Tony想繼續跟對方討論的時候已經

只能得到他的自言自語了。

  

      "死後的奴隸、嬉皮、危險動物。"完全陷入了自己的思維的Steve開始那筆迅速地翻譯著,看來這起案子真的是會一不小心就被纏住,而突然被冷落的Tony戴上自己的眼鏡看了看視線下方的人在寫的東西並且確定是不會得到理睬後就走開了。

      正往自己辦公桌走的過程中成功地被Hill攔下來了,又一次編輯會議,又一封信,這次,殺手給自己取了個名字:Zodiac。

      忙忙碌碌地翻譯完剩下的一小段密碼的Steve,剛想拿給Stark看卻發現人已經不見了,又不小心投入過頭了,大金毛又有點蔫吧了。

      "Steve,你翻譯出來了嗎?"從前面不遠處傳來聲音,Stark從會議室的方向走過來了,"又一封信,這次我們的殺手給他自己起了個名字,黃道十二宮。"

      "這呢,我覺得你可能想看看?"

      "當然,不如等下班一起去個酒吧?"兩個人的疑問句在最後都得到了解答,也就是這兩個句子開啟了在殺手Zodiac的屠殺過程中是本來殊途的人因為很多經歷所相互作用。

——————————————————————————————————

      "講真Steve,我們三個的每週一聚,已經今天被你的發呆臉佔據了。" James·不爽臉·Barnes表示,也許整張桌子上只有Peggy一個人還在用正常臉之外其他兩個人都淪陷了。

      "Bucky,我有一個迷題可以解了。"

       沉默了半天的Steve就給出了這麼一個結論。

     【勞資當然知道又整出了什麼鬼事=皿=,不然你擺一副可惡嘴臉幹嘛(╯‵□′)╯︵┻━┻,為什麼自己的好朋友總想搞個大新聞呢-_-||……】內心已經波瀾壯闊的Bucky默默掏出了自己庫存的李子,面無表情地咬了下去且淡然地遞給了Peggy另一個。

      看著繼續發呆的Steve,Peggy偷偷地對另一個還有腦子的朋友說:"我覺得Steve這次肯定不止迷題這麼簡單。"

       【=皿=】再這樣下去Bucky就要變身了,"等著吧,Peg,等會他一定會以'我今天'開頭的。"然後就是各種各樣的專業解密,然後心好累的人就會從一個變成兩個。

      "我今天……"

      "果然吧!"沖著Peggy小聲求證了一句,就繼續等著Steve的發言。

      "認識了一個人。"

      【等等!這不是常規牌啊∑(っ°д°;)っ……】

       "應該能合作地很愉快。"

       【已經笑了!這混蛋肯定不止遇到一個人這麼簡單!我聞到了戀愛的腥臭味前奏,Peg,你呢?】用眼神搞定了發問的Bucky得到了同樣嗅到不對勁的Peggy的讚同,兩個人都表示有點堪憂自己"腦子不全"的朋友,不管怎麼爭辯,某些方面他就是不好使。

      於是最後就變成了吃李子+吃李子+發呆臉的好友聚會。

     

     

現在可以公開的線索:

      1.殺手Zodiac的密碼被破譯後並未按照他所說地公開姓名。

       2.殺手Zodiac的行為邏輯表明此人精神方面有存在某種問題。

  以下是選擇性食用

理科生的雜食科普小課堂:

    

      1.斯芬克斯:

     埃及神話:仁慈高貴怪。

     希臘:猜謎怪。

     斯芬克斯之語指迷題與無法被解釋的事件。

      2.ONI:美國海軍情報局,=UNSC海軍下屬情報部門,可通過征調其他軍種成員完成分區的隱秘工作。

      3.CIA和FBI的區別:

       CIA:情報機構,沒有在美國國內行使的權限和逮捕權。

       FBI:聯邦警|察,因為美國的社會機制,所以每個洲的警|察機構都是相互獨立的,且日常活動范圍都是固定的,所以當遇到跨洲的案件就需要FBI出面,就像是溫家雙煞……假扮的正版。

      總而言之,可以籠統概括為CIA負責國際間情報工作,FBI則負責國內跨洲的刑事案件

     4.黃道十二宮:古希臘人眼中組成十二宮的十二個星座由動物形成,所以十二宮一詞(Zodiac)的來源便是希臘語動物園(zodiakos)的變形。

大家好啊,這裡是高考回來的餒個誰……就是餒個誰╮(╯▽╰)╭……有沒有想鄙人呢……沒有……鄙人知道了……鄙人去浪了幾天……報了駕照,看了幾本書,看完了幾部劇,覺得整個人生都被充實了呢╮(╯▽╰)╭然並卵,手動【再見】……話說什麼時候鄙人能擺脫美劇終結者這個稱呼啊(╯‵□′)╯︵┻━┻!為什麼鄙人一看哪個劇那個就被砍啊!所以說在座的各位如果很看不慣哪個劇就來安利鄙人吧……PS:喜歡的太太終於更文了好開心呢(*ˉ︶ˉ*)……PS2:上面這條

PS也過去了好幾天……PS3:又過去了好幾天……PS4: 腦殘和玻璃心最討厭了……突然覺得心好累【捂心】,果然這篇文還是多虐虐吧,嗯嗯。

      還有請原諒鄙人現在只要提到吧唧就會想到李子,不可逆了!怎麼辦!?

最後……勞資的OW為什麼下得這麼慢啊(╯‵□′)╯︵┻━┻,而且買的時候竟然還提示沒有庫存,口胡你一個遊戲有什麼庫存啊!網易你是瘋了嗎!?有錢都不掙。而且鄙人竟然過了一個月才想起來,暴雪爸爸鄙人對不住你啊TAT,心好累手動[青蛙白粉臉]。

本來前天打了以下內容

[明天考科二,祝福鄙人吧!]

結果……科科。慶幸吧,沒變成上個月,其實鄙人很久之前就寫得差不多了,可是每次都覺得還是能改,於是就改了又改,拖到現在……

今天去漫展看到的姐姐……3490梗什么的真是美爆了~\(≧▽≦)/~……

盾鐵 Zodiac<十二宮AU>

       不管怎麼說鄙人還是一個要高考的人,就算裝裝樣子也不應該每天更文,再說……口胡還要把文獻和分鏡們看很多遍才能完美地寫出來啊(╯‵□′)╯︵┻━┻

       明天高考,鄙人得發篇文冷靜一下。

       第二章用時:算了……

      盾鐵 大量二設 dual personality 記者(殺人魔)盾×記者妮 羅切黑 OOC 不適者勿入

二、

       "瓦列霍警局。"

       "我要舉報一起雙尸命案。"凌晨些許的時候,這樣一通電話被接入了瓦列霍警局,對方的聲音有些許失真,可以肯定那是被處理過的。

       "你的姓名、地點……"實習的年輕女警官並沒太注意,例行公事地詢問聽筒那邊的男子,可是對方好像並沒打算給她機會讓她說完話。

       "哥倫布省向東的一英裡的停車場,一輛咖啡色的車上有兩具尸體,他們被九毫米魯格手槍射殺。"他一口氣說完了這些內容,不給人喘氣的機會,接著暴出更加驚悚的信息,"去年那兩個小鬼也是我殺的,g–o–o–d–b–y–e–"隨著他刻意拖起的長音,電話那頭又回歸沉寂。

       殺人犯掛斷手機後,深吸一口氣,把手機合好,一鬆手,就掉到橋下面的河裡了。

       取下帽子後的金色頭髮有些被壓扁了,但卻並沒有得到主人的注意力。他為了下次把帽子收好,殺人狂魔總有些奇奇怪怪的喜好,就像他偏愛那頂帽子。

       而且還要趕緊趕回去呢。

       4 weeks later–San Francisco,CA

       四星期后 加州 舊金山

       Steve Rogers快速衝到洗手間對他五歲的兒子說到"吐出來!"說著自己先急忙把牙膏吐出來,"快點,Peter!"

       "我吞下去了……"六歲的Peter Parker又一次把牙膏吞下去了,又一次。

       "Why?"

       "它是薄荷味的……"

       "不可以這樣,對身體不好。"Steve沖著Peter無奈地笑了笑,把他抱下了洗漱台。

       這孩子是Steve三年前領養的,當年只有三歲的Peter Parker還什麼都記不住呢,小小的弱弱的在孤兒院裡一點也不佔優勢。但就是弱不禁風的他眼裡也還是有光的,這使Steve想到了自己小的時候,也是一樣的弱小但卻不服輸。所以有意向領養一個孩子的他就挑了這個最不令人看好的孩子,把他帶離了那裡。

       三歲的Peter並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人帶自己離開,他也不知道未來會怎樣,但是他充滿光的眼睛告訴了別人,他覺得一切都會變好的。

       "別忘了午餐盒。"是的,一切都會變好的。

       "dad,為什麼今天不讓我坐班車?"軟軟的褐色小毛頭在車上抱怨,他昨天剛和Harry說好今天在一起坐校車上學,雖然這是沒有必要的,兩人家裡都有車。

      "因為我們要遲到了。"Steve習以為常地回應著兒子的莫名其妙,熟練地轉了個彎。

       "你遲到是為了看Hart小姐嗎?她不適合你。"

       "不,不是因為這個,天啊Peter,是誰這麼教你?"

       "Harry……他說男性如果喜歡上一個人就會做很多特殊的事情,比如只為看她一眼而故意遲到。"

       Steve覺得有點開始懷疑自己的教育了,以及,需要找兒子的同學聊聊天。

       "總而言之,是沒有的事,不要再胡思亂想了。"把車停穩,沖著著急下車的Peter喊到"好好學習!晚上我會考你的!"Peter·眼中只有Harry·Parker完全沒有聽到自己老爸講了什麼就急忙沖向剛下校車一臉不爽的Harry。

       而Steve只能對此表示無奈,自己的兒子拋下自己跟別人跑了,順便還隱晦地嘲笑了自己單身的老爸,唉,孩子長大了呢。

       作為一名單身青年,Steve有顏值、有才華,還有一份報社的好工作。但是他卻一直單身著,不是沒有女士對他暗示過,只是他自己的問題……

       "滴——————"

       專心在方向盤上趕漫畫的他沒有注意到交通燈已經綠了,後面的車一按喇叭,把他嚇了一跳。

       真是急躁的城市呢。

       《舊金山紀事報》的門口一如既往得嘈雜,而樓內的電梯還是那麼擁擠,想要到達自己的樓層真是不容易。

       大辦公室人到的不多,只有一個亂髮男人在那裡說著些妙語連珠的話,Steve瞟了一眼,男人處於禮貌地轉向他點了下頭,然後又轉了回去。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談什麼,但是,周圍的人都很捧場地笑了。而他知道了那個褐色頭髮的男人還有一雙褐色的眼睛,只是一眼,就令人印象深刻。

        "兩分鐘後開編輯會議。"副主編Hill經過Steve的時候順道跟他說道。

        "Got it."把剩下的一部分甜甜圈全都吞進去了,成功地噎到了自己。

        "還好嗎?"早上的褐髮男人在進會議室前看到了他有點不自然的臉,處於禮貌的問了一句。

       Steve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沒事,請對方先行,而Tony Stark也沒有客氣。

       而被噎到了的這位則是利用最後的機會去去會議室外面的飲水機倒杯水。

       "Steve你還好嗎?"兼職負責瀏覽信的Peggy看到他要死的表情,打算把信放下過來看看他,卻被他制止。

        "沒事,呼——只是甜甜圈。"終於緩過來的他看了一眼Peggy,對門口還在一臉善意的女人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後快速轉入會議室。

       Peggy也抱著一打信回去了。

       "早啊,諸位。"總編輯Fury進來的時候,Steve剛剛坐下。

       Fury對著Steve給他的幾篇漫畫的最後一 張表示滿意後,轉頭問向另一邊。

      "Stark,社會版有什麼?"剛在倒咖啡的Tony拿著他的杯子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和Fury說著些引發在座所有人共鳴的東西。

       就在這時,Peggy拿著一封信進來了,她的臉色並不好。

       "去把Coulson找來。"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到了把發行人找來的地步和 Fury的的臉色竟然能更黑一層就說明事情有點嚴重。

     

【親愛的編輯:

        我去年七月在赫曼河和七月四日在瓦列霍附近,謀殺兩名青少年。為了證明我殺了他們,我將舉出只有警方和我自己知道的細節:

       聖誕節,超小口徑子彈,一共打出十發,男孩倒在地上,雙腳伸直,女孩……】

       他停了下來,負責社會版的Tony也停下了記錄的筆,所有人都看向Fury。

       "見鬼,Coulson你接著念,我得冷靜一下。"

      【女孩向右倒,雙腳向西。七月四日一位女孩穿著花紋套裝,男孩膝蓋也中彈,子彈品牌是韋斯頓。附上部分的密碼,其中兩份密碼分別寄給了以及。

       我要你將密碼刊于貴報頭版,密碼將揭露我得身份。如果八月一日星期五前沒登上,我會大開殺戒,我整個週末都將獵殺落單的路人。】就著Coulson的誦讀,那張被附在信封裡的密碼表被傳閱了下來,Steve最後拿到了它,那是一張被折了兩折的整齊排布各式字符的白紙,讓人猜不出來想要表達什麼,也正是因為這樣才被稱位密碼。

      【知道我湊滿一打尸體為止。】"沒有署名,只有一個記號。"Coulson總結性的話是整個會議室裡都安靜下來了。

       "看起來像是槍的瞄准器。"Tony用鉛筆把最後的符號指給Fury看。

       編輯部裡的高層,其實只是Hill和Coulson兩個人一直就到底要不要刊登這封不懷好意的信,而Steve趁著這個空檔快速地把那張密碼抄下來,他以為沒人注意到,可是坐在Fury左手邊的Tony在他謄抄的時候,始終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

       "等等,我們知道這謀殺案是真的嗎?"Fury聽了自己的副編輯和發行人來回說了幾個回合後,直接打斷他們兩個。

       "Tony。"Hill對視線不知道看向哪裡的捲毛男人。

      "幹嘛?要我採訪瓦列霍案件嗎?"收回視線的Tony無辜地指了指自己,又是一件麻煩。

       Fury沒說話地瞪了一眼他,得到了承諾的十分鐘之內。Tony一臉不情願地帶著自己的會議筆記出去了,就像他剛才的目光沒有被Steve注意到一樣,Steve的,他也沒注意到。

       "Steve,你不是還有漫畫要畫嗎?"Hill對著漫畫家問道。

        Steve匆忙地收拾了自己的插畫還有那張被抄下來的密碼,離開了編輯室。

       在拐角的時候,他看到隨便攤在他自己座位上的捲髮男人,現在他知道了他叫Tony,正在打電話詢問相關案件。他覺得自己真的挺在意這個案子的,從Tony與電話那頭人的回應中,他得知了剛才那封信的真實性。

       过了一会,Tony帶著自己記滿了案件內容的筆記回了辦公室,用長手指指出上面的一條條,與此同時,他們还得到了其他兩個報社也會登發這條密碼的消息。

       4:30 p.m.

      下午四點三十分

       "Steve,Steve?我現在需要這張漫畫。"Peggy過來的時候,Steve趴在自己的座位上研究著那張密碼。"你是還沒畫完嗎?"

        "在這呢!"他從自己的已經亂的看不出來原樣的桌子上挖出了那張漫畫,望向會議室。"Coulson還沒走嗎?"說完急急忙忙地捧起自己的插畫向那趕去,Peggy在後面提醒他不要再摔到自己別忘了今天晚上三個人的聚會。

       "抱歉!Peggy,今天我得去接Peter,幫我跟Bucky說一聲,謝了,改到明天吧,週六。"他找了個藉口,把今天錯過去了,成功地得到自己青梅竹馬的不爽臉,真是的,她明明比自己更喜歡那小子。

       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被就被會議室裡的另一個人吸引了,又是那個捲髮的To……什麼來著?不管了,反正他們兩個肯定是這屋子裡唯二真正在意案情的人以及他自己是唯一在乎那雙同樣褐色的眼睛的人,不得不說,To什麼的這位先生眼睛比名字給人印象深刻多了。

        "Steve,等我們一下。"Fury發話後,決定把殺人犯的密碼刊在第四頁,並穿好衣服準備離開。

      "懸賞二十元給破解密碼的人怎麼樣?"Tony開了個無聊的玩笑,而Steve想起了他叫什麼。

       "他不會透露他的名字。"Steve趁著Tony路過他面前的時候沒有看向他地表述著自己的見解,而當他抬起頭的時候,褐色眼睛早就和他錯過去了。

      "Morti's酒吧,誰要一起去?"很明顯,Tony對Steve的理論並不感興趣,他甚至只在金毛犬身上停下了不到一秒鐘,其實他的目光還有點可憐他。

       在場的諸位分分同意了Tony的建議,而Steve則被Fury命令在細化一下漫畫的邊幅,他就這麼看著那雙褐色眼睛在眾人的簇擁下走開了,始終都沒有分一點餘光過來,大金毛的毛色因為這個有點蔫,但是他也沒有多想。

       等他終於修改完已經早就到了下班的時間,他匆匆忙忙地收拾了自己的傢伙事們,往Peter的學校趕。路上,他也路過了就在樓下的Morti's,剛才的幾個人待在很顯眼的位置,褐髮的他站在幾個人中間,點煙的火光把他的臉照得忽明忽暗,有些看不清。Tony又講些什麼,惹得所有人大笑,他肯定有很多笑話。

       看不清他的臉,卻能從那身三件套確定是他,還有那頭捲毛。

       Steve想著,果然有捲毛的人都很……反正就跟Peter一樣,很……說不出來。

    

    

     

現在可以公開的線索:     

       殺手Zodiac于犯下第二起兇殺案後四周寄信于三大報社,走入公眾視野,而此時,他並未使用Zodiac一稱呼。

以下是選擇性食用

理科生的雜食科普小課堂:

       1.殺手Zodiac的第一起罪行實際發生于1968年12月20日,被害人為大卫·亚瑟·法尔戴和贝蒂·洛·詹森 ,但由於殺手Zodiac被公眾所認識的第一起案件為前文一案,固不作過多描寫。

       2.吞食牙膏的危害:牙膏中主演成份包括氟(F),吞食後將對胃粘膜和腸粘膜造成危害,但由於劑量不大,實際效果並不明。

      3. 是北加利福尼亚地区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同时也是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

PS:電影裡面有一個送信到分類處的鏡頭,鄙人看到的時候一瞬間就炸了,因為想起了The Naked Gun的一個超經典鏡頭,鄙人超級喜歡餒個233,不過估計沒幾個人看過吧……

鄙人一直不相信一見鐘情……是失去少女心了嗎-_-||……算了,反正鄙人就是一個OTAKU…

餒個,鄙人問一下啊,有人看這個嗎,沒人的話鄙人就更得慢一點╮(╯▽╰)╭……因為可以抱著反正沒人看的心理,再加上寫這個真的挺難的,而且鄙人……等等∑(っ°д°;)っ……高考的藉口已經沒有了,那就反正鄙人考完試得浪一浪吧,鄙人會想念這個藉口的,所以說,餒個,一個人也算。

盾鐵 Zodiac<十二宮殺手AU>

盾鐵 Zodiac

       好吧……可憐的Mikin·還有五天高考·Lau沒忍住╮(╯▽╰)╭……第一章寫了五個小時,還只是把大盾寫出來一點。相信鄙人,這絕對是盾鐵!

       盾鐵 大量二設 dual personality 報社漫畫編輯(殺人魔)盾×記者妮 羅切黑 OOC 不適者勿入

 

       梗概:上世紀六十年代末,一個名為Zodiac的殺手突然活躍於美國犯罪界, 这个杀人狂魔还有一个爱好,每次杀完人之后,他都留下一些线索,然后以邮寄的方式,将文字或者录音带的形式“送”给警方以“协助”他们破案。

       在警方一籌莫展的時候,《旧金山纪事报》的社會版資深記者Tony·Stark和漫畫部Steve·Rogers的卻抓住了一條條線索,然而……

       節奏冗長,黑化嚴重,慎入!!!

一、

       July 4,1969–Vallejo,CA

       1969年7月4日加州 瓦列霍市

   

       伴著夜色,一輛米色的美式肌肉車隨著慶祝獨立日的煙花緩緩行駛過一排小型別墅的門前。

       今天是獨立日假期,所有人都在慶祝,一路上總有人在點著各種各樣的煙花。Darlene在想起自己車上的煙花的同時感受到了24小時沒有食物光顧的胃對她的懲罰,可是這都無法掩蓋她即將見到Michael 的愉悅心情。就在她的歡樂情緒快要溢滿整輛汽車的時候,他看到了Michael 的身影,看起來他已經等了很久了,正打算回到房子裡面,於是她趕緊鳴笛示意他自己的到來。

 

      "你怎麼才來?"男人有一點不耐煩,但真的只是一點。"我從七點等到現在。"說完他並沒有上車。

       "都是因為後備箱裡的煙火,快點上來。"Darlene抱怨著示意Michael趕緊上車。

       男人迷戀地看了一眼車,想要換下Darlene,沒有什麼效果,她還是把Michael載上駛離了。

 

      巨大的廣告牌上亮著的彩燈顯明了餐廳的類別配著車載廣播1017號Ganzori珠寶店的廣告,Darlene卻突然覺得自己沒有那麼餓了,她開過了Mr.ED's繼續向前,跟滿臉不解的Michael解釋說想要找個安靜點的地方。

 

      瓦里荷藍岩泉高爾夫球场的停車場很明顯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Darlene選擇把車停到這裡,而當Michael詢問她的時候,她只是說想要坐一坐,聽聽歌或者就只是簡單地聊會天。

       附近的兩輛汽車看到他們後就把車開走了,Darlene看到後吧臉轉向Michael,兩個人有點生硬地在調情,氣氛有些尷尬。但是剛才走的車上坐的並不是什麼善茬,他們在Darlene的車上留了幾發,哄笑地開走了。

 

     "Fuck off and die!"

 

     "Fuck off and die?"Darlene誇張地學著他的語調。

      "Shut up."

 

     剛才略顯尷尬的氣氛反倒是消失了,於是Darlene把手搭到副駕駛的座椅靠背上,就在這時,後面慢悠悠地駛來了一輛黑色轎車,並且慢慢地停下了。廣播裡的音樂恰巧在這是換了一首中聲的慢搖,前奏還只是輕微的節拍。

       "要我叫他走開嗎?"

       "Stay in the car."不知道處於什麼原因,Darlene對新來的這輛車有些恐懼,連忙叫停Michael。

       值得慶幸的是,那輛黑色的車只是停留了一會就離開了,Michael轉過頭來妄圖用一個玩笑開緩解氣氛,但是只得到了一個No。

       "Darlene?"

       "沒事!"

       兩個人剛剛重新恢復平靜,就聽到遠處的一聲短而急促的剎車聲。接著,剛剛得那輛車以一個極快的速度到了會來,根本不擔心可能會撞到路邊的樹。

       "Oh,shit!"仿佛是因為人類對天敵特殊的感應,Michael沖著Darlene喊到"快離開!馬上!D!?"

       Darlene根本沒我反應過來,而就在這轉瞬間,黑色的車已經停到了他們身後,同樣漆黑的車門被人打開了。走下來一個人,看不清臉,更不知道年齡,只能從體型特點看出來,是"他"。他把頭伸回車里,把遠光燈打開,晃得前面兩個人更看不清東西了,哦!他還拿了把手電。

       "嘿,兄弟,你差點嚇死我們。"很明顯,Michael是把他當成警察或是別的什麼的了。可是,事實更是可怕。

       話音剛落,一聲被消音器處理過的槍聲劃破了夜的寧靜,刺耳地撕裂了空氣。

       Darlene一臉驚悚地向右望去,這時她的臉已經被紅色的星星點點所佔據,從她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Michael被子彈射穿了脖子和透過他看到的那人的五分袖襯衫,接著男人又連射了四槍,倒數第二發子彈隨著Darlene的尖叫貫穿了她的左胸。

       被遠光照出的有點反光的輪廓最後印在Darlene的虹膜上,他整個人都像是有一層光包圍似的。

      五發九毫米魯格足夠讓兩個人歸西,於是殺人犯放下槍向自己的車走去,就在這時,他聽到了微弱的呼救聲,這是他掉頭回來,左手的手電向車內晃去,Michael捂著脖子上的傷掙扎地向後爬去。殺人犯仿佛只是整理衣服的速度抬起右手又向Michael連射了幾槍,知道不再聽到聲音,接著又向Darlene的身體補了幾槍後,滿意地離開了。

       但此時的殺人犯不知道四周後另一個他將會結識和自己同一報社的Tony Stark並且發展出一段情感。

     

      距Steve Rogers 和Tony Stark交談的第一句話還有四周。

現在可以公開的線索:

      殺手Zodiac于1969年7月4日在瓦里荷藍岩泉高爾夫球場的停車場犯下第一起引發大量輿論的駭人聽聞案件。

     殺手Zodiac的最可能毛色(並未直接說明,有興趣的可以在評論區給出證明。)

以下是選擇性食用

理科生的雜食科普小課堂:

       1.美國獨立日(7·4):美國重要法定假日之一,1776年7月4日,大陆会议在费城正式通过《独立宣言》,宣告美利坚合众国脱离英国而独立。

       2.美國肌肉車(MuscleCars):粗狂的V8發動機、具有強進馬力、富有肌肉感的美式跑車,流行于上世紀六十年代,電影中兩個第一被害人被害時的座駕,由於光線太暗,看不清具體標誌。

      3.瓦里荷蓝岩泉高尔夫球场的停车场 :電影裡面並未說明停車位置,但這裡是實際的案發現場,也的確位於瓦列霍市。

     4.消音器原理(阻性消音器 ):聲音由於介質震動而產生,子彈衝出時,槍口空氣強烈震動。而消音器內部的吸引材料使管內氣壓噴出前膨脹,既轉化成熱能,減小速度,間接減小音量。注:並不能完全消音。

     5.九毫米魯格:目前被使用最廣泛的手槍彈種,個人認為沒有之一。

 

      沒看過Zodiac的人,如果妳是為了看文,那麼妳其實也不用去看,反正鄙人最後一定會寫跑偏……好賤……但是因為鄙人之前就超喜歡這個案子,所以說盡量不出現錯誤,盡量,但是歡迎捉蟲。

     但是電影本身真的很棒,各位之中如果有高考生……沒錯就是鄙人這種高考生!鄙人建議你還是要乖乖高考完了在看呢!因為……因為介電影它有兩個小時四十分鐘呢(╯‵□′)╯︵┻━┻。所以說不要學鄙人這種已經有地方去了的人呢。(其實這段話本來是放在前面的,但是越說越多就科科了呢╮(╯▽╰)╭)

還有,告訴你們一件很重要的事,這個作者是話嘮晚期患者,以及……鄙人是理科生呢,寫作能力什麼的……自己想吧,受不了的人真的快放棄吧!話說這個不才應該是放在最開始的嗎∑(っ°д°;)っ。Never mind……

     最後!!鄙人為了寫好這個AU,把相關文件和電影又翻了好幾遍……怎麼說也算是高三的人啊……希望鄙人不會把這個鄙人最喜歡的懸案之一寫糟吧。 

腦洞 有人想看Zodiac的AU嗎

      今天把這個兩個小時四十分鐘的電影看完了……然後……你們知道鄙人有多感慨這個電影嗎(╯‵□′)╯︵┻━┻妮妮的[嗶——]

      呃,就是十二宮餒個電影啦,特有意思,而且炒雞,算了反正如果各位要是有時間的話一定要去看看,真的特棒。

      具體就是……算了……等寫出來再說吧……但是,多帶感啊,殺人犯×記者的AU(*ˉ︶ˉ*)……話說博士在裡面也是一個重要的角色呢。

      那麼正題就是,鄙人高考完了,其實也就是七天後,就要寫,也有可能撐不到七天╮(╯▽╰)╭……而且鄙人唯一擔心的也就只是怎麼擺脫省略號……沒救了。

      至於鄙人的另一篇文……反正也沒人看就不要在意餒些細節了……手動[感恩的心]

AllH(?) The Lady kingsman 性转、先天女體化年齡變更慎入!!!!!

AllH(?)
The Lady
kingsman
性转、先天女體化年齡變更慎入!!!!!
還有人記得這個吧-_-||……一定要回去翻一下之前的幾章,否則根本不知道鄙人在說什麼。話說鄙人說沒說過這是OOC……算了,反正都到這兒了←_←……

The Story In 20


四、她和她(好不容易交往的)男朋友的日常


就像之前說得那樣,Harry和Merlin在一天的約會後,不知不覺地交往了。


然而據各種知情人士透露,兩個人的相處模式並沒有任何變化。


“Harry,你最近發獃的次數明顯增加了。”


“我沒在發獃,這是在思考。”


“關於什麽?”


“咱們兩個的相處模式和之前有什麽不衕嗎?”她終於意識到了。


事實是這樣的:有課的時候,Merlin還是會在早上一如既往的去Harry寢室的樓下等她一起上課,在岔口分開。中午照樣在一起吃飯,下午一起自習,沒什麼大變化。


“出於我實在不想再被我的室友吐槽,我決定做一些改變。”Harry一本正經地把課本合上了,起身收拾起來。


“改變?”


“是的,改變。”


於是當話音一落,Harry就拿起包拽起Merlin向門口走去。被嚇了一跳的Merlin用沒被抓起的另一隻手拽過自己的筆記本,要知道那時候還是九十年代,筆記本可沒那麼輕,這使他差點摔倒。


“Harry,你現在離風風火火衹差一步了。”顯然這句話使一直以淑女為己任的Harry很不高興,她繼續保持著快速中略帶優雅的步行速度,所以Merlin你剛才就是在扯謊嘛。


沒有等到Harry的回答,反而又被她拽了一個踉蹌,不得不說,你有點惹到她了。Harry拽著Merlin一路走到了大學裡的中心湖,現在是下午一點,這裡並沒有什麽人,


“Harry,現在的情況是怎麼回事?”就算是Merlin也有些不解了。


“鑒於最近不斷有朋友跟我抱怨,好不容易把我推銷出去了以後……”說到這,她不很是不贊衕這個說法地皺了皺眉,說的就好像是自己是賣不出去的貨物一樣,這感覺真是不爽極了。“卻根本沒有做出什麽實質性舉措,而這是很不正常的,所以列了一條清單,上麵有‘情侶必做的N件事’我打算試試,就從這裡開始。”


【不用想了,你的那個“不斷有朋友”。指的就是Penny吧,除了她沒人會這麼閑吧。】Merlin表示對所有事情都看開了,但是,他還是有些擔憂。因為,雖然說他也覺得現在的模式和之前沒有什麽變化,而且之前也想過做些改變。可是當他看到Harry手裡拿的一長(朋友們,其實大多數出自Penny之手的)條列錶時,他還真是感受到了後怕和會被纍死的預感,以及Penny你為什麼帶壞Harry的憤世嫉俗之感。


清單裡的第一條就是“在中心湖安安靜靜地‘談情說愛’”………………兩個人同時看到第一條的錶情瞬間不好了。


“Penny都寫了些什麽奇怪的東西?”一種無力感油然而生,然而Harry的這份看起來更糾結,可能是因為她先前衹看到了中心湖三個字,但沒想到後面還有這樣的字眼。


“總而言之,這應該是有點根據的吧。”恭喜你們猜錯了,這衹是Penny在吃完飯的時候看到菜湯裡安安靜靜地躺著兩根菜葉而想到的……


Harry和Merlin兩個人照單子上麵說的那樣做了,坐到了湖邊的長椅上。不得不說,雖然是根據菜湯寫出來的指南,但是現在真的很有氛圍。下午的兩點的大學陽光已經不像早上剛出門時那樣強烈了,暖暖地散落在地上,還有樹葉間的縫隙中被落下的几縷也撒在了兩個人的身上。


但是在這樣一副甜怡的場景中的一對並沒有想我們想得那樣親親我我,兩個智商超高,情商負數的年輕人都覺得這無聊極了,他們都有些後悔了(不是因為和彼在一起),也都萌生了回到圖書館的念頭。但兩個有些彆扭的年輕人都沒有承認,在心裡有那麼一絲絲享受這種哪怕什麽也不做衹是坐在一起的感覺。


“Harry,你覺得現在咱們兩個坐在這的目的是什麽?”


“……談情說愛……”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結論。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默契地把清單重新展開,打算進行下一項。


“Harry……第二項的意義你看懂了嗎?”


“……沒有。”


可能需要解說一下,第二項的內容是:在圖書館裡約會,或者再次談情說愛(解釋說明:這是Harry朋友Penny兼Harry·Hart戀愛作戰總參謀長和作戰士兵們(Harry的其他女性朋友)經歷過各種各樣戀愛後得出的結論。所以說,Harry你在这个方麵到底是讓人多不省心)。這裡值得兩個人無奈的地方太多了,他們剛從圖書館裡出來,為的就是實行單子上的“到中心湖……”,結果現在又要回去,有點不清楚了。


鑒於他們實在沒能想出圖書館除了學習外和培養感情有什麽關係,於是直接跨過了這項約會經典場所,而且還渾然不知。


“我覺得咱們可以跳著看這張單子,而且很有必要跳著看。”他們兩個看完后,自以為很機智地刪除了幾……好幾條。


之後的工作就簡單很多了,單子上沒剩幾樣,他們挑了看起來最正常的:商業街購物(當然和蹦極什麽的比這已經是正常的了)。但是,這對他們也是一种挑战。


Harry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購物,她的套装都是在固定的裁縫店裡定做的,平日裡也沒什麼東西需要購買(上次和Penny一起去購物也是被逼的),她覺得購物就是在浪費時間。而Merlin則是屬於那種除了去商場買護髮素(……)以外根部不去逛街的人,所以說倆個人在商業街的入口風中佇立了。


事實上他們也的確沒有一個目標,上次約會就已經費盡了兩個人所有為數不多的情商腦細胞。衹能說,他們現在還沒走進化學葯劑品商店,就已經是感謝老天了。


“Harry,其實我們現在已經可以回去了吧。”明明衹是在入口處,Merlin就仿佛感受到了這世界的深深惡意。果然是技術宅,想得太天真了,這還衹是門口啊,衹是門口。


仿佛是感受到了他的那股猶豫,Harry馬上就要妥協了,但是想到今天的目的(爲了不讓Penny繼續磨叨自己(其實根本目的還是感受一下真正的戀愛,但是她自己都不知道)),就心生一種堅定。“在我看來,我們已經現在已經在大魔王的嘴邊上了,勇敢一點,把胃裏面的勇士救出來吧。”


Merlin覺得現在已經不僅僅是世界的惡意了,他還感受來自Harry好友Penny的深深惡意,短短幾天,Penny是又往Harry的大腦裏灌輸了多少奇奇怪怪的東西?


雖然深深被打擊過後,Merlin覺得自己的人生觀又一次不好了,但是他自己也抱著一種想要做一點新嘗試的想法,和Harry一起進去了大魔王的……咳咳,商業街。
————————————————————


……雖然說,他們想得比較美好,但現實果然還是狠狠地給了他們一拳,因為他們真的是在“逛”街。從一樓入口A到入口B,然後再上樓,很有規矩性的,好像在玩貪吃蛇。


雖然看似無聊,但是這兩個機智的牛津學生還是找到了很好的方法消遣(其實這本來就不應該這樣)。


“Harry,你看到那個長著鬍子的七十年代的店長了嗎,我打賭他最近的股市行情肯定不好。”這是從哪看出來的!?他日益退後的發離線嗎?


“他太太最近跟他關係也不太好。”Harry也做出了她的分析。所以說老闆!你做了什麽啊!?爲什麽會惹他們兩個上身!?


兩個跑錯片場的少年偵……大學學生繼續著他們越來越跑偏的話題,在一眾商家的怒視下,來到了三樓。


而三樓應該是很能引起女性共鳴的一層,因為這裡不是裙子就是珠寶。雖然對Harry來說有的東西還是根本買不起的,而且也不像是她男朋友能買得起的,但是還是讓她駐足了一會。


她停在了上了電梯左拐第五家的珠寶行,沒辦法,就算是她,也對這種Bibo Bibo亮晶晶閃亮亮的東西毫無免疫。


但是她好像真的很喜歡這些裝飾品,在每一個前都停頓了一陣,仔細地鑒賞。她不是在擔心錢,就算她想買,她也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和正當手段得到一筆費用,但是,現在也就衹是看看。


“原來你也會對這種東西感興趣的。”Merlin用玩笑的語氣對正在聚精會神盯著展櫃裏那塊紅寶石戒指的Harry說。


“所有女孩子都會喜歡這種亮晶晶的飾品的,我當然也不例外,你不會以為我會在腦子裡想它的化學式以及和碳的轉化吧。”被問到的女孩子有點諷刺地挑了挑眉,不贊衕地看著自己的男朋友。“我覺得你也應該好好看看,畢竟有一天,你也得挑一對戒指。”有點幸災樂禍“到時候,你也得站在衕樣的位置糾結。順便說一句,我推薦那款。”指了指櫃檯裏靠邊的一款“那個款式不管過了多久都不會過時的,也許你可以現在買一個,以防以後物價上漲。”


“那是說明你很想要這個嗎?My lady?我現任的女朋友。”兩個都可以很輕鬆賺到錢的人在這裡關於物價上漲的玩笑,也真是氣人。


沒等Harry回覆什麽,可能是隱隱約約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導購小姐自以為了些什麽,熱情地走過來。


“先生,是要給夫人挑選結婚戒指嗎?”導購啊導購,你看哪個計劃求婚的男人會帶著自己的女朋友來挑鑽戒的啊?而且他們真的長得那麼老……成熟嗎?是因為Merlin的發離線,還是Harry的套裝,你這麼推銷真的沒問題嗎,你沒看到那兩個人已經一臉菜色了嗎?這肯定不是你自己的店吧。


“其實,我們是……”出於紳士,Merlin先解釋起來,他的本意是想說明兩個人目前為止衹是男女朋友關係,但是……


“我想錯了嗎?是要買結婚紀念日的繼續吧,真是的,你們兩個也太年輕了。有二十五嗎,我猜沒有吧,這麼年輕,我年輕的時候……”對於這個熱情過度的導購員小姐,兩個剛搞到一塊沒有一周的人都在在風中淩亂了,已經沒有人再去考慮被當成夫妻的這回事了(話說,主要不應該是這個嗎?),或者自己被誤認成二十五的事實了。而Harry還有在思考一件事情,就是適當考慮一下Penny說的把套裝什麽的放起來,多穿點……年輕人的衣服。


(鬥智鬥勇地)離開了這裡的他們決定以後再也不不踏入這裡一步了,在我看來這還挺明智的。接下來的行程又變回“兩個高智商搭檔誤闖名偵探[嗶——]”的劇情,直到他們再次從入口A出來。


“我覺得這比在圖書館裡無聊多了。”在經歷了清單上的兩條以後,Harry做出以上感慨。


“我深錶贊衕。”


“……”


“……”


“回去吧。”


“啊。”
很簡短的對話過後,兩個人伴著已經開始減弱的夕陽回去了,影子沒有交疊在一起,因為這不太符合科學的描寫最好不要出現在這一對理科Couple的場景中,但是Merlin的確有偷偷地牽過Harry的手。而她也衹是把目光往相反的方曏(向)稍微斜了一下就繼續目視前方了,並沒有掙脫。


————————————————————


“所以說你們兩個今天就是這樣的過完了一天?”晚上睡覺前Penny叼著根Pokey一臉鄙視地看著對面的人,還把盒子遞了過去。


“收起你那副嘴臉,你弄得我想在想和你發生加速度很大的接觸。”一邊這麼說著,一邊順出一根。“不過被當成夫婦的那段太逗了,請讓我以此為藉口嘲笑你一周。”


“你想都別想。”剛想一口把可憐的巧克力棒當成Penny的臉咬下去的Harry突然想起自己已經刷牙了的事實,就一臉嫌棄的把它放回Penny的盒子裏,然後躺好準備睡覺。


“嘿!你怎麼又放回去了!?”瞬間探曏(向)盒子裏也沒能輓回什麽,它們都長得一個樣子。


“這是報複。”說完轉過身去不再看Penny,真正進入睡眠狀態,留下她的室友一個人在那不滿。


至於Merlin,據他的室友所說,雖然不知道他今天去乾嘛了,但是根據他回來的時候有一點點上揚可以看出,他心情不錯。


所以說Merlin你對於被當作夫妻和牽自己女朋友手的這種事還是挺喜歡的吧。

PS1:好久不見(*¯︶¯*),鄙人真的還有在堅守EH,看鄙人這真摯的眼神•﹏•。鄙人會告訴你鄙人最近萌上POI了嗎?Finch小小軟軟的像是小棉花糖超可愛你以為鄙人會告訴你嗎?鄙人才沒有不務正業呢……自己都不信-_-||。話說還有人記得介個嗎……

PS2:鄙人記得九六年是筆記本質的飛躍的一年,就是那麼段日子吧……

PS3:鄙人覺得這章的題目可以直接改成:論情商低的人怎麼正常進行談戀愛=_=。

PS4:這裡是距離第一條PS也有好久了的PS4,其實最近鄙人還萌上了盾鐵(*¯︶¯*),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哪裡啊?!(╯°Д°)╯( ┻━┻)

PS5:其實鄙人的這文已經可以算是輕喜劇了吧。-_-||

PS6:說到股市鄙人真是深有感慨,坐在鄙人後面的那個同學的老爸股票賠了,他兒子就天天在鄙人班級墨蹟,最可惡的,他還是全班第一,讓不讓人學習了TAT。再雖然根本也沒怎麼黨務學習(*¯︶¯*)……口鬍,!那你特麼還說個毛線!?……鄙人都說了有感而發了,你是不是傻。
PS7:其實鄙人一開始又在好好寫得,但是不知道正文的文風爲什麽越來越像PS裏面的了!老天!你說這是為什麼啊!?爲什麽!?

PS8:你以為這次Penny不在就沒有人充當神助攻了嗎?你太天真了,導購員小姐zaishi暫時頂替了Penny,接替了這神聖的職位。話說有什麼神聖的啊!?口鬍哪裡都神聖啊!就沖著可以免費看著他倆秀恩愛就夠了啊!還要什麽自行車!(╯°Д°)╯( ┻━┻)

AllH(?) The Lady kingsman 第三章吐槽部分

AllH(?)
The Lady
kingsman
性转、先天女體化年齡變更慎入!!!!!

第三章吐槽部分(口鬍!特麼字数限制了啊!話說鄙人竟然還特意发了一边吐槽,写也真是醉了。)還有啊,先去看第三章啊!不然會莫名其妙啊!雖然說看了後還是莫名其妙的啊!

PS1:鄙人的題目已經越來越不能看了-_-||……請務必換成一個好一點的形容詞。那麼……放蕩不羈?……算了,鄙人看還是“不能看
了”吧。

PS2:鄙人發現如果認真寫文的話根本沒有這麼多話。合著鄙人之前都沒有認真寫是嗎-_-||……

PS3:其實Penny一開始衹是個打醬油的角色,你看出來了嗎?但是鄙人發現多了她以後,內容多了好多。

PS4:這章Penny的戲份是不是太多了-_-||……

PS5:鄙人最近更新會慢得要死,因為最近有一摩爾考試和競賽,過兩天還要考AP。所以說如果有看的人,鄙人不介意你們多攢點再看,真的。

PS6:今天看了Apartment Zero,鄙人想说……Colin那個小眼神真是太萌了~\(≧▽≦)/~!还有那个坐姿,不行不行的了。从此奠定了他在鄙人心中就是个受的形象~\(≧▽≦)/~。

PS7:有人想看Apartment Zero嗎?鄙人有資源,額,中文字幕。看PS的人,你們有福利了……

PS8:電影院那段取自《全職殺手》,鄙人是懷舊派,老電影或者是老歌,都是鄙人的範疇。你以為鄙人終於文藝了一把嗎?做夢呢?

PS9:他們兩個人看的電影,有興趣的可以去百度,鄙人就不說了,反正也沒人看←_←。還有預告片這東西應該是一九八五左右就有了,現在時間點是一九八四,《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上映的年代。

PS10:再次說明,很對不起看這個的人(如果真的有的話),鄙人最近真的很忙。

PS11:有人想要吐槽Harry被鄙人寫成了傲嬌嗎?額,就是澳洲辣椒……口鬍,鄙人錯了啊,隨便說吧!看開了啊!

PS12:鄙人竟然忘記發PS們了∑(つ°д°;)つ!然後发现就算是发了也是白发-_-||……

PS13:正文那裡好像也沒夠,鄙人發在評論裡了,口鬍不要問爲什麽不重新弄一個?口鬍,很麻煩的,還要擾亂實線!口鬍那鄙人現在在做什麼!?